中国有多少个省

二孩成本过高 各省生育意愿不同 我国人口面临负

时间:2019-03-13 11:22 作者:admin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随着各地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婴儿出生率比往年下降了不少,或许,这会导致全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会提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随着各地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婴儿出生率比往年下降了不少,或许,这会导致全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会提前到来。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迈向纵深,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人口数量也将迎来变局。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以下简称《绿皮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绿皮书》中的数据表明,老年人口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总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2030年起,将进入持续的负增长,2025年减少到13.64亿,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

  不过,《绿皮书》还指出,如果总和生育率(每个妇女平均生育子女数)一直保持在1.6,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2065年人口减少到11.72亿,相当于1990年的规模。

  更为严峻的是,由于一孩数量减少,2017年全国生育人口总数比2016年下降了60多万。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预计,2018年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万和1600万之间,比2017年出生人口的1723万减少至100万以上。

  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我国一直实行的是计划生育,随着改革开放以及人们收入水平、受教水平的提高,全国的生育率也迅速迎来下降。

  而事实上,自1978年,计划生育成为我国的基本国策后,我国的人口减少也已超过了预期。诚如业内权威人士所说的那样:“40多年来,中国由于计划生育累计少生了4亿多人,大大减轻了人口过快增长对资源环境带来的压力。”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出生率由1970年的33.4%,下降到2012年的12.1%,人口自然增长率由1970年的25.8%,下降到2012年的4.9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权威人士认为,完善生育政策既要考虑维持中国的低生育水平,又要考虑群众的生育意愿,还有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结构变化等因素。

  新的变化发生在2013年11月15日。这一天,《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并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这一政策的提出,也意味着我国正在逐步放开相较以往的严控生育政策。不过,国家放开二胎政策后,一个不容乐观的现象也随之显露。

  媒体报道称,二胎政策推行后,一些省份婴儿出生率激增,而在另一些省份,却反响平平,甚至还有些地区出现了出生率下降的情况。

  事实上,自国家放开二胎后,山东省的出生率有了很大的上升。据山东省统计年鉴显示,仅2016年,山东省人口出生率已经达到了1991年以来最高。

  资料显示,北方出生率涨幅,高于南方地区,山东以39.76%的出生率涨幅,拔得全国头筹,山东17.54%的出生率、174万的新生人口也在全国排名第一。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2/3的地区出生率涨幅低于10%。不过仅有青海、湖南两地,出现出生率负增长。2017年,二孩政策开放第二年,共出生1723万名新生儿。新生儿多集中在中部地区、东南沿海。仅山东、河南、广东3地,新生儿数量就占据了全国的27%。

  另有数据显示,2015年出生率全国最低的天津,自政策实施后,出生率爆涨,从5.84%跃至7.65%。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出生率也都有不低的上浮。但上浮后的数据,同东三省一样,还是在全国排名垫底。在南方地区,除了湖北、浙江、广东出生率明显上升外,数据基本同往年持平。

  该资料数据显示,东南沿海,是中国经济发展前沿,这些省份的生育观念,出现了两极分化的局面。有些省份,更是“越富越不想生”的典例。譬如江苏,地域富庶,但新生儿比重一直低。2017年江苏只出生了86万人,2018年上半年更少,共出生38.3万人,同比降幅高达11%。

  从事多年健康养老产业的山东永健汉唐医学研究院有限公司COO胡海庆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现在不是说80、90后的年轻人不想要孩子,其关键因素还在于住房成本、教育成本以及生活成本居高不下造成的。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人们的生育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更追求高的生活品质亦是其中原因。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随着各地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婴儿出生率比往年下降了不少,或许,这会导致全国人口负增长的时间会提前到来。

  该业内人士还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国家推行的二胎政策意在刺激人口增长,但随着各地公布的人口出生下降,也表明了政策刺激生育目前有所减弱。

  胡海庆向记者坦言,国家放开生育后,这仅仅是政策,但从一个家庭来说,养孩子的成本是最实际的。国家政策放开了,为什么效果不持久,一部分原因与人们的生活保障、入学教育、住房保障、医疗保障、抚养看护等问题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这些现实中的方方面面问题对中国绝大多数的家庭来说,都是很大的负担。

  胡海庆说,当前,中国有经济实力的不足40%,大多数还是普通老百姓,60%的家庭还在为生活忙碌、为房贷拼搏着,如果在此时再生一个孩子,那就是家庭的负担。

  事实上,部分业内人士所表述的并非危言耸听。据《绿皮书》指出,对于中国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

  对于当前人口负增长的问题,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担忧。胡海庆说,早在2011年,我国的老年人口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期,再加上2018年新生儿有所下降,这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带来负面效应。

  湖北人口学会副秘书长石智雷表示,因为生育人口在下降,导致未来老龄化程度会快速推升,由于老年人寿命在延长,生育人口减少使得年轻人比重下降,未来几年老龄化加剧的趋势还会维持。

  《绿皮书》认为,长期的人口衰退,尤其是伴随着不断加剧的老龄化,势必会带来非常不利的社会经济后果。对于生育率转变非常迅速的中国而言,如果低生育率不能很快得到扭转,将会面临比其他国家更为严峻的局面,中国的人口负增长已经势不可挡,从现在开始,亟须开展研究和进行政策储备。

  尤为一提的是,如果从经济角度的层面来看人口这一问题,就不得不提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能够得到快速增长也与中国人口红利有关。有业内观察者认为,过低的生育水平将降低经济潜在的增长率。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看来,如果人口数量下降,或者说人口增速下降,会很可能带来一系列的社会成本,这些成本包括医疗成本、社保成本、教育成本等,而这些成本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因素。

  何代欣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一方面,从整个国家的发展角度来看,经济增长主要是新增经济的产出,而现在的这个产出主要是由资本和劳动决定的。那么劳动力的价格会上升,由此会影响到资本和劳动的比列,影响经济产出的变化。

  另一方面,从消费层面看,一个成熟的发达国家,消费是一个国家的主要来源之一,如果人口数量下降的话,那么,整个经济环境也会受到影响。

  黄河流经河北吗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